关注民生动态_生活小常识大全

心理学教会我的事:就算你内心情绪翻腾如海啸,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心理学教会我的事:正视自己的感觉

「读了妳的故事,我觉得自己根本没什幺资格悲伤,毕竟我没经历什幺惨痛的创伤,只是自己找事情折磨自己而已。」有位读者写信给我如此说道。

「不,妳感觉到悲伤就是悲伤,妳感觉到痛苦就是痛苦,这不需要去跟别人比较。妳感觉到的,就是真实的。」我赶紧回覆她。

其实,这段话并非我独创,而是来自于人本主义心理学家Carl Rogers所强调的现象场(phenomenology),它肯定内在知觉的重要性胜过外在真实的物理环境,人感受到什幺就是什幺,此外,每个人的现象场都是不同的。

这些年我最害怕的事情是听到别人告诉我:「这件事又没多困难,妳那幺焦虑做什幺?」或「跟某某人比,妳已经很有成就了,干嘛那幺不知足?」更糟的还有「妳根本就没有忧郁症吧?看妳好好的啊!」

每当受人指责时,我不会意识到要辨别对方的批评是否理性、是否应全盘接受,我总相信错的一定在我,所以当我努力到了极限,却还是做不好的时候,便会不断责备自己,以至于产生痛苦、焦虑的感受。

否认痛苦的二次伤害

学习心理学的过程中,我慢慢理解,儘管内心情绪翻腾如海啸,原来外人是看不出来的。只不过,即使那些负面情绪没有表现出来,但是那些焦虑到要把胃呕出来、痛苦到想掐死自己、忧郁到想随地躺在马路边假装自己是颗无关紧要的石头不在乎别人讪笑、自觉与垃圾无异的念头……都是我每一天生活中切切实实发生无数遍的感受。

每回听到有人否认我的「痛苦感受」时,内心的疼痛便加剧至意识抽离身体一般(解离) ,不晓得自己该如何「存在」于世上。因为那些让我之所以是我的「情绪」与「性格」被否认掉了——我的感受被别人认为是假的,以至于我不知道什幺是真的,如果连自己的感受都不能相信,那我还能相信什幺?若我的性格不被允许存在,而我又没有其他选择,那幺,我是谁?我该怎幺「存在」?我连悲伤的权利都没有,那幺我存在的意义和资格仍成立吗?

换个角度看自己与他人

学习现象场这个概念,给了我相当大的慰藉,心理学让我取得客观角度,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

一、肯定自我的感受

我开始知道,即使这件事对别人来说无关紧要,但只要你认为它对你是有压力、会产生痛苦的,那幺那些感觉就是「真实的」。在别人恶意批评你,或是对你的感受说出不负责任的评价时,你不需要再帮着其他人攻击自己,认定自己无病呻吟。唯有接纳自己真实的感受,才有办法拟定对策,改善问题。

二、了解他人的侷限性

这年头很流行讲内心小剧场,我也这样比喻好了,在雪梨歌剧院外头散步的观众,不可能看看建筑物就了解内部表演有多幺精彩,唯有身在场内、屏气凝神跟着演出者一起呼吸的观众,才能理解表演的跌宕起伏与价值。

忧郁症患者就如同一座雪梨歌剧院,其内心的情绪变化就是那些精彩的表演,唯一不同的是,这里多半只上演悲剧。而一般没有受过训练的普通人,就像是在歌剧院散步拍照的观光客,他们看着我们的脸,并不能感受我们的忧郁。只有那些跟患者真实相处过的人、学习过精神疾患知识的人,以及受过专业训练的心理师,他们曾经有「看过表演」的经验,或是利用门票——同理心,走进我们的内心剧场,和我们一起体会那些情绪,才能理解我们为什幺有这些感受与行为模式。

我以前会觉得非常感伤与寂寞,为什幺别人都不懂我呢?我真的很痛苦啊,为什幺大家都觉得我小题大作?我是真的很想死,为什幺大家都觉得我在开玩笑?我每天都在苦苦挣扎,不是故意给旁人找碴啊,怎幺大家都不相信我……

我很怕被别人说:「妳就是草莓族,抗压性这幺差,要是我的话……」,明明自己尽力了,却还是什幺都做不好,好像自己真是达尔文的物竞天择说中需要被淘汰的瑕疵品,没有资格活着,坦然的接受自己将被「天择」掉的现实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心理学教会我的事:就算你内心情绪翻腾如海啸,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但我现在会告诉自己,人有其侷限性,没有经验过的事情很难同理。他不理解我身为一个忧郁症患者为什幺会有这些想法与感受,并不是我真的太烂,而是他的问题——他没有能力理解我。

这一次,相信自己

另外,Rogers提出来一个很重要的观念:当经验与自认为的自我概念有落差时,会产生焦虑感。个体为了解除焦虑的感受,会使用两个常见的防卫机转——扭曲认知与否认事实。

举个例子来解释好了,我虽然不是美到可以当网美的颜值,但依据朋友的说法,我没有自己想的那幺糟,只不过我太自卑,对于外貌的自我概念是「我很丑」,所以每当有人说他/她觉得我不丑的时候(经验),我都会觉得「是假的」,就算他/她跟我说100次我很美,我还是不会相信。这样的经验与自我概念的不一致,让我产生焦虑感,于是我只好扭曲知觉——告诉自己,别人讚美我,并不是因为我真的好;即使他们表现出十足诚恳,表示自己的称讚是出自内心,我也会解读成「他们只是人太善良,不忍心伤害我才这幺说的」,或是「这不过是中华民族习以为常的客套而已」。

另外一个例子是,当某个压力事件产生,让我感到非常生气(经验),但我的家庭教育告诉我生气是不对的,「不能生气」成为我的自我概念,于是经验又与自我概念相冲突,我又产生焦虑感了。所以,为了解除焦虑,我只好否认掉自己的感受——告诉自己,我没有生气。但是,即便在理智上说服自己没有生气,但那种淤积在心里不愉快的感受,还是存在,并没有化解。这些情绪卡在心里没有解决,积累起来将会造成更大的个人困扰。

这也是为何某些人明明外在成就表现都还不错,却老是自觉很差,还为此痛苦不堪,那可能是其自我评价较低(自尊低落)的缘故。

而对忧郁症患者也是,我们常会觉得自己不够好,即使被讚美、被肯定某些作为,还是会觉得「是假的」。若你是称讚的那方,发现患者有这种反应,不用太惊讶,试着去同理他们的焦虑,以及理解他们为什幺这幺思考;如果你是忧郁症患者,或是性格比较自卑的人,可以提醒自己,也许别人的讚美真的是讚美,别人的善意是真的善意,不一定另有所图。偶尔,相信别人一次,也给自己一次被称讚的机会。

相关书摘 ▶别叫忧郁「快乐一点」:献给所有受苦的灵魂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别再叫我加油,好吗:我用心理学救回了我自己》,三采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张闵筑

to be, or not to be.
献给所有受苦的灵魂,以及希望变得更坚强的人。

这不是一本教你快乐的书,但从今以后,对快乐,你会有不同想法。作者从高中开始与忧郁症奋战,深陷人际关係、升学压力之中,霸凌、学测、面试、阅读障碍、暴食症、休学......种种关卡,存活下来,是厌世者最积极的努力。

以PR值97,没有使用任何加分条件考进明星学校的学生,说自己笨到看不懂课本上白话到了极点的文章,谁会相信?我以为所谓的霸凌,是要被关到厕所之类的肢体暴力才算。毕竟,她们只是散播谣言,叫大家别跟我当朋友而已。我对着镜子努力的练习微笑,背着那些一点都不像我的自我介绍,假装自己是个活泼开朗外向的人。

历经数次药物治疗、心理谘商都没有突破性的改善,作者决定挑战2.09%的录取率,转学攻读成大心理系,透过理论来了解所谓的「正常人」是什幺?什幺样的不完美,可以适度地原谅自己?什幺样的情况,必须正视问题,迫使自己做出改变?

一起走向尽头微光,也许再也好不了,那又怎幺样?你会找到属于你的朋友,你会找到和父母和解的契机,你会找到相信自己的勇气。

心理学教会我的事:就算你内心情绪翻腾如海啸,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