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民生动态_生活小常识大全

JonyIve,苹果魔术幕后的男人

JonyIve,苹果魔术幕后的男人

以及 iPad。不俗的设计帮助他赢得了无数设计大奖,并被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赋予了新名字: Sir Jonathan。

Ive 和他的硬体设计团队与苹果的软体工程高级副总裁 Craig Federighi 的团队紧密合作,设计搭载 iOS 7 作业系统的 iPhone 5S 和 5C。业内观察者与消费者共同关注这款新产品,想看看贾伯斯的公司是不是依然 think differently。

相比于脾气友善温和、喜欢出现在公众视野内的 Federighi,Ive 则显得十分低调,我们只能从苹果的影片里才能看到他的身影。但正因苹果试图极力避开三星和其他 Android 手机的竞争,我们对于这个神秘人物也只能从幕后一瞥。

在一次难得的採访中,我们看到 Ive 和 Federighi 一起,在一个简洁的会议室里,讨论他们的团队,个人哲学以及对苹果产品毫不动摇的热忱。

化学反应不能强求

苹果以保密和有条不紊推进计划而闻名。坐在同一张灰色小沙发上,两人相互倾听。

两人都穿着休闲--Ive 身着蓝色 polo 衬衣,白色的宽鬆裤子,Federighi 则穿一件略皱深色衬衣,搭配牛仔裤。见到彼此,都非常礼貌得握手。

虽然从多种角度来说,两人都算作同辈,但 Ive 的气场明显更胜一筹。他开场便提到:苹果正在推出一个全新的作业系统,将会颠覆原有的逻辑

,他用与生俱来的自信接受了这个挑战。

“去年 11 月,我们坐下来聊 iOS 7 ,我们知道人们已经习惯触控萤幕,他们不再需要物理按键,”Ive 说,“所以我们有了极大的自由,不需要刻板得参照物理现实世界。我们试图创造一个不那幺具体的新环境,需要突破性的设计。”

Ive 其实是在暗指 iOS 7 更加简洁、二维的设计。所谓的 skeuomorphic 设计在贾伯斯时代就已经建立,比如,Game Center 的标誌就像一个绿色的台球桌,而如今,它只是一团五颜六色的气泡。

Federighi 认为 iOS 7 的新容貌与科技的进步密不可分。“这是首次' 后 Retina'UI 设计,多亏了 GPU的进步,我们得以採用更精緻的製图,用不同的方式解决了 7 年前首部 iPhone 发布时遭遇的问题。之前,阴影效果可以很好得分散注意力,缓解显示萤幕自身的限制。但有了更加清晰的显示萤幕,所有的细节都将暴露无疑,所以我们想要一个更加简洁清楚的图像。“

Ive 接着说,”的确,我们想要依託内容,另闢蹊径“,他拿起自己的 iPhone,滑向通知中心,所有触碰过的讯息立刻显示出一层霜样的模糊痕迹,而其他部分依旧清晰可见。这就是透明化的魅力。“

生产是一门哲学

很多生产商基本不谈哲学,一味追求手感,用“更大意味着更好”取悦消费者;更有的则採取低价策略。苹果最近宣布 5C 的价格将高于预测的 99 美元,引来无数商家揣测--已经在美国智慧型机市场佔有 40% 份额的苹果,如果不走低价路线,如何吸引中国这样的新市场。新 iPhone 发布后,苹果的股价也应声狂跌。

儘管 Ive 和 Federighi 都对商业话题绝口不提,但从他们的回答中能清楚得推测出,苹果一如既往重品质、轻数量。

“看摄影镜头部分,我们都在追求像素,但图像因为传感器太精细,看起来会很糟糕,”Federighi 说,“我的家人更关心的是拍出更好的照片,而不是在乎像素数目的高低。带着这样的理念,我们製作着每一部手机。我们想要传递一种体验,而不是完成一堆数字。”

Ive 说,“的确,用数字更容易表现出产品的属性。关注价格、萤幕尺寸,这都很简单。但更难的是,做更好的产品,而你很难估算实际的价值。这有着致命的重要性,我们在乎的是产品看不到的内在,因为我们认为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苹果的共同创办人贾伯斯就十分痴迷于消费者所看不到的细节,这一切来源于他的养父 Paul。1996 年,贾伯斯这样描述设计:“这是个有趣的字眼,许多人认为设计是关于外观,但如果你深入挖掘,其实设计是关于产品如何运作。”1 年后,他和 Ive 共同推出了糖果色的 iMac,他相信同样的喜感和变化也反应在新系统 OS X 上。

从各种角度,Ive 都对细节保持着相同的狂热。这可能也是对员工非常苛刻的贾伯斯却仍把他视为“精神合伙人”的原因。

Robert Brunner,曾在 1989 至 1997 年担任苹果的设计总监,他力荐这位来自英伦市郊 Chingford,与 David Beckham 就读同一所高中的 Ive。当时,他从 Northumbria University 毕业,在一家叫做 Tangerine 的设计公司上班。

“他给我看了一款设计前卫的无线家用电话,所有的功能都令人瞠目结舌,”Brunner 与 Tangerine 签订了几张苹果的设计合约,为的就是把 Jony 挖过来。

起初,Ive 拒绝了 Brunner 要他去苹果工作的请求,但接下来去公司总部北加州的几次旅行动摇了这个伦敦人。随后,他便把湾区当作了自己的家,并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搬迁至此。

“在他心目中,Jony 是一个工匠,”Brunner 说,“他也同样是一个绝顶的好人,一般明星都不会如此低调。他在苹果享有很高的声誉。”

Brunner 认为 Ive 更适合苹果,因为这是为数不多的一家全权以设计为重的公司。他们从使用者体验入手,通过外部构造,让一切成为现实。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声音引导,所以 Jony 是如此重要。

Max Chafkin 最近花费数月採访了苹果的老员工。他说:“苹果的乐天派认为,Jony 将成为公司设计的守护者。iOS 7 激进的设计已经满足了这样的预期。”

“来自前苹果员工的一种声音认为,苹果已经很久没有作出冒险,无论你讨论的是 iPod 还是 iMac,他们总在将设计和特性混为一谈。而 iOS 7 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他们好像正回过头来,重新震惊了我们。 ”

请叫他 Jony

儘管那些年 Ive 设计的产品曾经深深的震撼了世界--口袋里放 1000 首歌?但他本人却没有像他的产品那幺酷炫,依然是低调华丽有内涵的一款。

“我知道很多人将简洁等同于混乱的反义词,但真正的简洁其实是一直走,一直走,直到你发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而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可以让你冲动的选择。”

说起 iPhone 5S 的 TouchID,他说,“这正是我深爱苹果的原因,那些你意识不到的尖端複杂又强大的技术会不断让我震惊,所有看似简单的技术都离不开多种功能的协同运作。”

Ive 说,在苹果工程方面的工作让他学会的不仅仅是问题解决的能力,更多的是为了未来的设计整合硬件和软件团队。

如今,Tim Cook 是苹果的 CEO,但 Ive 是否也是掌舵人?或者 Ive 和 Federighi 的团队共同驾驶 Steve 缔造的巨轮?

儘管贾伯斯的精神从未远离,空气中也瀰漫着对于他的敬仰,但当前人们能感受到,苹果可以在这个光环外继续前行。

“我在这里工作了许多年,我们工作的方式是相同的。每个人都在为了未来的产品,试图解决一系列史无前例,毫无参考的複杂问题。”

Federighi 接着说,“人们为了一个共同的价值聚集在一起,而这份价值在我们的每一个产品中都会体现。每一个决定,都是为了这个价值:更简便、更专注。这贯穿在我们每一次的讨论中,你可以说这是贾伯斯的传奇,但它现在是苹果的。”

Ive 承认他会关注竞争者的设计,但他丝毫不为所动。“我们和苹果爱用者们一起引领苹果的未来,而不会因其他公司而改变。製造出新产品很简单,但它后天就不会再是新的,因此,我们需要的是做更好的产品。”

原文于: usatoday.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